蘑菇云每日记账app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索科夫和西瓦科夫的拥抱,仿佛是向在场的全体指战员发出了进攻的号令。在一片欢呼声中,两支来自不同方向的部队指战员,冲进了彼此的队列,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他们用热烈的拥抱,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。

“辛苦了,索科夫上校。”拥抱索科夫的西瓦科夫激动地说:“正是们顽强的战斗,才使敌人无法占领这座英雄的城市,才有了我们今天的会师。”

“上校同志,今天是我们会师,明天就轮到我们向敌人发起进攻了。”索科夫大声地说:“如今已经到了向敌人讨还血债的日子了。”

“索科夫上校,”西瓦科夫松开索科夫之后,拉过一名干瘦的指挥员,向索科夫介绍说:“我来给您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政委叶戈罗夫中校。”

“您好,中校同志。”索科夫先是抬手敬礼,随后和对方紧紧地握手。接下来,他又把跟着自己身后的伊万诺夫和阿尼西莫夫,介绍给西瓦科夫和叶戈罗夫两人。

“上校同志,”索科夫凑近西瓦科夫的耳边,大声地问:“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好好地谈谈。”

“好的,索科夫上校。”周围的欢呼声,让所有人说话都不得不扯着嗓子大喊,的确不适合谈论重要的事情。“找个地方好好地谈谈。”

几分钟之后,两个师的五位师领导坐在了一个德军的指挥所里。等众人都坐下后,索科夫开门见山地问:“西瓦科夫上校,我想问问,您的师里还有多少兵力?”

“大概有四千人。”西瓦科夫说完后,可能觉得自己表述得不够准确,又补充说:“当然,这是昨晚统计的数据,今天为了夺取敌人的阵地,我们还是付出了一定的代价。”

索科夫听西瓦科夫这么说,不禁皱起了眉头,按照他的想法,对方至少应该给自己提供五千以前的兵力,这样进攻百货大楼时,取胜的把握才能更大。谁知如今对方只剩下三千多人,除了必要的留守兵力外,能否凑够三千人给自己,还是一个未知数。

西瓦科夫看到索科夫愁眉不展的样子,连忙关切地问:“索科夫上校,那们师里还有多少兵力?”

运动服元气少女舒展曼妙身姿图片

“具体的数字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索科夫字斟句酌地说:“但六七千人还是有的。”

“还有六七千人?”西瓦科夫听到这里,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:“可是据我所知,从城里撤出来的那些步兵师,通常都只剩下了几百人,您的师里居然还能有六七千人,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“上校同志,”伊万诺夫咳嗽一声,插嘴说:“由于我们师所坚守的马马耶夫岗,早在战争爆发前,就修筑了坚固的防御工事,因此在战斗中,我们依托工事保存了足够的兵力。”

“索科夫上校,我想问一句。”叶戈罗夫见索科夫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忍不住地问:“您需要那么多兵力干什么?”

“是这样的,中校同志。”考虑到接下来要和对方并肩作战,有些事情就没有隐蔽的必要,索科夫便直截了当地说:“我们发现了保卢斯司令部所在的位置,打算和们师合兵一处,对那里展开攻击。假如兵力少了,要想突破德军的防御,恐怕不太容易。”

“什么,们发现了德军的司令部所在的位置?”西瓦科夫听索科夫这么说,先是吃了一惊,随后心里暗想,是否需要立即把此事向司令员巴托夫汇报。但转念一想,对方还没有告诉自己具体的位置,而且也没有确认此事是否真实,就贸然上报,也是闹出笑话,以后自己就别在第65集团军混了。想到这里,他试探地问:“索科夫上校,您确认,那是德军司令部的所在地吗?”

“至少有七成的可能,”索科夫没有把话说得太慢,而是留有余地地说:“我安排了侦察小组在附近监视。根据他们不断传回的情报,可以肯定,就算那里不是德军司令部,至少也是一个军级指挥部。”

从战争爆发到现在,苏军充其量只端掉了德军一些团级指挥部,而师级指挥部距离前线太远,一旦发现事情不妙,这些德军军官就会提前逃之夭夭。如今听说至少是一个军级指挥机关,西瓦科夫不禁动了心,他望着索科夫问:“上校同志,我想问问,什么时候可以展开对那里的进攻。”

“们谁有地图。”索科夫扭头问左右的伊万诺夫和阿尼西莫夫:“用地图来讲解,会更加容易一些。”

谁知伊万诺夫和阿尼西莫夫两人身上,谁也没带地图,最后还是西瓦科夫从背着的挎包里掏出一份地图,展开后放在了桌上。

“上校同志,请看这里。”虽说接下来双方就是友军了,不过考虑到对方抢功的可能,索科夫并没有直接指出保卢斯司令部的位置,而是指着火车站,对他们说道:“根据我的判断,敌人的指挥部应该设在火车站这里。车站里有大量的石质建筑物和铁轨、车厢,都可以用来构筑完整的防御体系,要夺取这样的工事,恐怕我们的伤亡会不小。”

西瓦科夫虽说从来没来过的斯大林格勒,都从地图上,他却能看出火车站附近的地形,的确是非常利于防守的,便皱着眉头问:“索科夫上校,请恕我直言,就算我们两个师合兵一处,要拿下这样的防御阵地,恐怕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”

“上校同志,”见西瓦科夫对此事兴趣索然,索科夫提高嗓门说:“如今第64集团军的部队,已经从城南攻入了城市,正一步步地逼近中央火车站,假如我们依旧待在原地不动的话,恐怕活捉保卢斯的荣誉,就会落到第64集团军的手里。”

索科夫一说完这话,立即意识到有点不对劲。自己是第62集团军的,而西瓦科夫是第65集团军。万一对方想让这个荣誉落到第65集团军的头上,没准会私下向巴托夫报告。若是巴托夫再派两个师过来,没准最后活捉保卢斯的部队,还真的是属于第65集团军。

“索科夫上校。”西瓦科夫在沉默片刻后,对索科夫说道:“这件事关系重大,我要立即向巴托夫司令员汇报,等待他的指示。”

见对方果然想把此事向巴托夫报告,索科夫的心里不禁苦笑了一下,暗想幸好自己告诉对方,说保卢斯的司令部在中央火车站而不是百货大楼。这样就算巴托夫想抢功,派来的部队也会把攻击目标转移到火车站,没准还能吸引德军一部分兵力,为自己进攻百货大楼减轻压力呢。

“好吧,西瓦科夫上校。”索科夫装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,对西瓦科夫说:“那您向巴托夫司令员报告吧。”

西瓦科夫和叶戈罗夫两人离开指挥部时,阿尼西莫夫还一脸懵逼地问:“师长同志,不是说德军的司令部,在百货大楼吗?可是您为什么要告诉西瓦科夫上校,说敌人的司令部在中央火车站呢?”

“政委同志,难道还没有听出来,西瓦科夫上校之所以向巴托夫将军汇报,就是有把此事揽到手的想法。”伊万诺夫向阿尼西莫夫解释说:“师长告诉他们,说敌人的司令部在火车站。这样一来,就算他们调集足够多的兵力赶过来,所攻击的目标也是火车站,而不是百货大楼。到时候,活捉保卢斯的荣誉,没准还是属于我们师的。”

“不错不错。”听完伊万诺夫的解释,阿尼西莫夫顿时恍然大悟,他连忙冲索科夫竖起了大拇指,连声说道:“还是师长厉害。”

“对了,差点忘了一件事。”索科夫此刻才想起,崔可夫说他想亲自到会师现场来看看,此刻两个师的会师已经结束,而自己还没有通知崔可夫。连忙叫过报务员,吩咐他:“立即和集团军司令部取得联系,我要和司令员讲话。”

电话很快接通了,接电话的崔可夫听说索科夫他们已经与步兵第23师会师了,冷冷地笑了两声,随后反问道:“索科夫上校,我不是告诉,在两个师会师之前,要提前通知我吗?为什么们会师都结束了,才把此事通知我?”

“对不起,司令员同志。”见崔可夫生气了,索科夫连忙承认错误,“这是都是我的错。主要是我们的进攻太顺了,敌人一枪未发,就放下武器向我们投降了。不瞒说,我当时都没有回过神,不相信敌人这么快就投降了。”

“算了,此事我就不追究了。”没能赶上两个师的会师,崔可夫心里固然感到遗憾,但此刻再赶过去,已经太晚了,他及时地变换了话题:“怎么样,和对方的师长谈起夺取保卢斯司令部的事情没有?”

“提过了。”

“对方有什么反应?”崔可夫紧张地问。

“他说这件事关系太大,他自己无法做主,必须向集团军司令员巴托夫将军汇报。”索科夫对着话筒说道:“他现在就去给巴托夫将军打电话汇报去了。”

“什么,他把此事向巴托夫汇报了?”崔可夫听到这里,顿时急了:“索科夫上校,有没有想过,假如巴托夫知道了此事,他会做些什么?”

“我想,他可能会专门抽调了两个师的兵力,来加强进攻力量。”

“既然知道,为什么还把这么重要的情况告诉对方呢?”

听到崔可夫发火了,索科夫慢条斯理地说:“司令员同志,您不要着急,我的确告诉了对方,说自己知道保卢斯的司令部在什么位置。但是我告诉他的地点是在中央火车站,就算巴托夫将军派来新的部队,他们的攻击目标也是中央火车站。”

“真是太狡猾了。”崔可夫听到这里,呵呵地笑了起来:“若是第65集团军的部队,能代替我们去进攻中央火车站,那么我们就可以把更多的兵力,投入到进攻百货大楼的战斗中去。”

“司令员同志,我告诉您一个不太好的消息。”索科夫谨慎地说:“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,第64集团军的部队在城南方向的进展顺利,正一步步地逼近中央区。我如今很担心,假如真的让他们接近了中央区,那么进攻百货大楼的任务,罗科索夫斯基司令员就有可能交给他们来完成。”

对于索科夫的这种说法,崔可夫深以为然。他沉默了片刻,反问道:“索科夫上校,有什么好办法吗?”

“办法,倒是有的。”索科夫慢吞吞地说道。

听到索科夫说有办法,崔可夫立即追问道:“什么办法,说来听听!”

“我打算让别尔金团对敌人发起进攻,”索科夫说道:“让他们把附近的敌人,都赶到南面去。这样一来,第64集团军的部队要过来,就必须先消灭挡在路上的敌人。如此一来,友军就可以帮我们牵制住大量的敌人,使我们接下来的进攻,变得更加轻松。”

“索科夫上校,出的这个主意,真是太缺德了。居然想起把敌人赶往友军的防区,让他们帮我们消灭敌人。”崔可夫说到这里,再次停顿下来。就在索科夫心情忐忑不安时,忽然听到他说:“不过这也是最有效的办法,我同意了,就按照这个方案执行吧。如果上级怪罪下来,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。”

索科夫结束通话后,对伊万诺夫和阿尼西莫夫说:“司令员同志已经同意,让别尔金团发起进攻。”他用指甲在桌上的地图上画了一条线,“让别尔金团长的部队从北向南进攻,把盘踞在这些建筑物里的敌人,都赶往南面,让他们去和友军的指战员拼命吧。”

“司令员同志说得没错。”伊万诺夫虽说早就听清楚了索科夫和崔可夫之间的对话,但他还是等索科夫说完后,才开口发表自己的看法:“您的这种做法真是太缺德了。不过,也是最有效的办法。”

“我觉得师长这么做,也无可厚非。”阿尼西莫夫表态说:“我们的兵力有限,要想消灭比我们多几倍的敌人,这简直就是不可完成的任务。如今把敌人赶完友军的进攻区域,让友军来消灭他们,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。”

三人刚商量好进攻方案后,西瓦科夫和叶戈罗夫两人就从外面走进了指挥部。西瓦科夫一脸兴奋地说:“索科夫上校,我已经把情况向巴托夫司令员汇报过了。”

“他怎么说?”

“他打算派出两个步兵师、一个坦克旅和两个炮兵团,协助我们的进攻。”西瓦科夫眉飞色舞地说:“有了这么多的兵力,要夺取中央火车站,我相信是不成任何问题的。”